中国时报社论中高龄转进服务业 创造就业互补

中国时报17日社论全文如下:

 行政院劳委会日前公布去年中高龄劳动力状况调查,指出台湾中高龄劳动市场有两大隐忧,分别是太年轻就退出就业市场;以及教育程度愈高,早退情形愈严重。未老先「休」,形成台湾中高龄劳动资源的浪费。

 在各年龄层劳动参与率方面,和美、日、韩等国相比,台湾五十岁至五十四岁的劳参率为六七%,远低于竞争对手南韩的七七%;五十五岁至五十九岁的劳参率为五二%,南韩则为七○%;六十岁至六十四岁为三二%,美国则为五五%。调查中并显示,中高龄劳动者学历愈高,劳参率反而下降,大专以上教育程度的劳参率十年来减少九个百分点。教育程度愈高,早退情形愈严重,虽与军公教近年的「抢退」有关,而高教育程度者较容易存到退休金,不必为五斗米折腰,提早退休享清福,也都拉低了劳参率。

 劳委会表示,延后退休是世界潮流,但台湾中高龄劳参率偏低,显示中高龄转业困难,以及就业市场对高龄劳工不友善。台湾人口老化问题愈来愈严重,人口老化衍生的后遗症包括社会福利、健保支出的增加,中高龄人口劳参率下降更使税收减少,对经济成长率产生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探究台湾中高龄人口劳参率下降的原因,除了劳委会上述所提外,与产业结构也有关连性。

 从劳委会所做的各年龄层劳参率分析来看,台湾在五十五岁至五十九岁的劳参率比南韩低了十八个百分点。台湾产业结构跨入科技业起飞于一九八○年代,目前五十五岁至五十九岁的中高龄人口,当年正是二十二岁至二十六岁的「少年郎」,只要投身科技事业,至今肯定累积相当程度的财富,这批科技资深精英,没有经济压力,提早退休,一点都不讶异。

 但站在国家人口红利角度,五十五岁至五十九岁的科技资深精英,退休后仍可贡献专业,但不一定要再次投入科技事业,如能转行服务业,反而可以创造服务业劳动力品质提高与人生事业第二次再学习的双赢效果。

 台湾过去「重製造轻服务」,服务业的市场胃纳量小,创造出的经济加乘效果低,提供的就业机会也远不如製造业,但此现象近年来已逐渐改变。民国一○一年的服务业产值占比为三三‧三%,已超过製造业的二四‧三%;虽然如此,但服务业的劳动力品质仍比不上製造业,一般人对服务业的刻板印象还是「哈腰」、「端盘子」。

 而要科技资深精英转行服务业,就要有赖于政府提供聘雇企业与就业个人适当诱因,创造「友善的转业环境」,包括劳委会等相关单位开设专业知识学习课程,协调企业採用弹性工时方式,以诸如顾问方式聘雇,进行企业经营管理改善,或担任储备干部讲师传承经验,扩大服务业产值面向等等,顺势将已退休的中高龄劳动人口转进服务业市场,提升台湾整体服务业的产值与劳动力品质。

 中高龄劳动人口转入服务业,并不会与现有的青壮年就业相冲突,是互补,而非互替;尤其台湾服务业正加速升值,年轻人不再一味嚮往科技新贵,对于从人出发的服务业愿意投入,这可从王品、统一、诚品,屡次成为大学毕业生最嚮往企业,获得印证。

 中高龄劳动人口拥有丰富的就业经验,且职场忠诚度高,只要政府能创造友善的转业环境,中高龄劳动人口的就业转移,必有利于平衡产业结构;而服务业产值的提升,更有助内需市场的扩大。政府不应忽视中高龄劳参率下滑的警讯,顺势利导辅导转业,人口红利方能生生不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