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手艺 厚重在心

在没有机器的年代,一双手就是万能。当年谁想过,在未来的今天,这种叫手艺,需要承传?
唐饼、绣花、缝纫、纸扎……数之不尽,逐一消逝,还有甚幺?还有手雕麻雀。
张凯欣父辈两代都是手雕麻雀工匠。小时候的她,整天看着一家人在磨、在雕,在油,她就跟车送货。
岁月无声。黄金年代,她记忆依稀;今天,她只想说一个手雕麻雀的故事。

星光伴我心

海南出生的张富华,是手雕麻雀学徒,1950年代来香港谋生,1963年在九龙城开设复兴隆麻雀厂,专供货予麻雀馆。

那不过是个小工场,跟太太两口子,我雕刻妳上色,生活简单。

到三个儿子长大了,二子张诚忠承继手艺,中学毕业后,替父亲看顾麻雀厂,也走过 1980及1990年代本地手雕麻雀的黄金岁月。


「大叔管数,三叔打磨麻雀,爸爸雕麻雀,嫲嫲、妈妈和二婶负责上色;每个人都有个岗位,一家人一起做好一件事。」张凯欣说这个画面,深深印在脑海裏。

她是独女,因为留家无人照顾,自小就出入麻雀厂,跟父亲车送货,后来也帮忙过为麻雀上色:「上色很好玩,就像画画般,但都有难度,落笔要準确,避免顔色出界,上完要等 45 分钟,乾了刬起,再上另一『浸』色。」她曾经单人匹马上一副牌的顔色,颇有满足感。

她说雕麻雀讲究力度控制,自己只有印象笔划次序,但未雕过。「手雕麻雀工序繁複,原材料 (上等德国塑胶) 买回来,是一『饼』如豆腐浆般,因为会鎅到手,三叔切开 (切割塑料) 后,会先把角位磨平 (打磨),爸爸就主力雕刻 (刻字),然后上色,乾后还要铲去多余颜料,起货需时两天。」她形容,当年家人製作麻雀已非常熟练,「细个常跟着爸爸,他雕麻雀不用起稿,几下转转转,吹吹灰,一两分钟便雕好一只。」

手雕麻雀的製作过程 (受访者提供 )

直到 1990 年代,九龙城寨迁拆,复兴隆麻雀厂搬到九龙湾,聘有十多名师傅,「全盛时期,全港一半麻雀馆(共发出 99 个牌照)都由我们供货,其他还有酒店之类。」当年亦开始有机器辅助部分工序,例如磨光等,然后才轮到人手。「麻雀馆麻雀损耗大,会崩、变黄、甩色,买一副新的成本亦高,所以会翻新,即是磨走表皮(表面的塑料),再补回。」

机器辅助生产,可减轻人手成本,但亦意味手雕麻雀业难逃式微的命运。「手雕麻雀慢慢为内地製的电动麻雀枱所取代,电动麻雀枱一张 400 元,手雕一副要 1200 元。」 2009 年,复兴隆麻雀厂结业,只 50 出头的张诚忠被逼转行,「今天,香港的手雕商用麻将师傅,已寥寥可数。」

忘了,忘不了

长大了的张凯欣,脑海就是留有那画面 —— 一家人在雕麻雀,自己也有份上顔色。「看着麻雀厂结业,甚幺也帮不上。」爱绘画的她,喜欢旅游时画画,有天忽发奇想,不如就告诉大家手雕麻雀的功序。

她用绘画诉说手雕麻雀的故事,系列定名为「How to make mahjong」,先以手雕麻雀工具为题材;后来又把昔日九龙城麻雀厂的外貌,画成插画。「卖画比较难,所以把插画印製成水樽、恤衫、保温杯,放上网卖;可能画风带点西洋味,外国人都接受的。」去年,她获邀参加 DesignInspire 展览,「展览认识不少企业,都很尊重师傅的默默耕耘,认同手雕工艺的价值。」

后来,得到印刷商康泓数码图像的支持,设计了「艺游四方城」系列精品,还请到父亲「出山」,亲手雕刻系列麻雀的东、南、西、北、中字样,而系列亦获香港出口商会颁发「香港智营设计大赏」评审团大奖。

「工厂结业后,父亲已不太愿意再雕麻雀,但他看到我的投入,亦好雀跃,还买了新工具和漆油,再次雕起麻雀来。」张凯欣提到,当日厂房结业,工具都丢掉,煞是可惜;今天看着父亲「重操故业」,心也很兴奋,「我们把流程图画出来,又在网站介绍手雕麻雀的故事,还逐一显示工具。」她希望,慢慢收集工具,将来可以举办展览。

手雕麻雀的工艺,包含了香港一代人的情怀,也见证香港当年的一段民生故事。

Karen Aruba

Website       www.karenaruba.com
Facebook    KarenArubaArt
Instagram   karen_aruba_art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